当前位置:六合彩资料 笔杆子免费公文网 > 计划总结 > 正文

【师傅,你知道我在想谁么?】【昨天那个女施主。】【你怎么知道。】【我也在想。】【那你怎么睡得着?】【那是大方丈的闺女,想也白想。】 

【师傅,想必我在庙里呆不久了,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。】【还想她呢?】【嗯。】【那就别控制了,为师传你一套迷魂经。】【你怎么不用?】【此经一生一念,一念一缘,我已经有你师娘了。】【我靠,那我还是等等看还有没有更合适的吧。】【操,没用,都会腻的。】 

【小和尚,听说你喜欢我?】【不好说喜欢,只是看见你会乱】【听说你还想娶我?】【不好说想娶,只是想永远和你在一起。】【妈逼,油嘴滑舌,你丫天秤座的吧?】【阿弥陀佛,心直口快,女施主别不是天蝎的吧?咱俩正合】【合你大爷,你们佛门弟子还信这个?我爹怎么带的队伍。】 

【师傅,为什么咱早上要敲钟啊?】【因为我们没养鸡。】 

【师傅,你什么时候教我武功?】【佛门中人,慈悲为怀,大方丈有令,我们这种清净小庙,不可学少林喊打喊杀。为师传你诸般经义,读懂念通,内心强大,见着那些花拳绣腿的,舌灿莲花,灭他们跟玩儿似的。】【师傅,我懂了,知识就是力量。】 

【咦?你怎么肿成了这个样子?又去调戏小北了?】【不是,少林的人打的。】【为什么?】【我跟他们舌灿莲花来着。】【唉,我说什么你都信,真可爱。】 

【师傅,《易筋经》听起来很牛逼啊,我想学。】【那是通过刺激经脉给自己带来快感的土办法,都是买不起大麻追不上姑娘的和尚才练的。】【我好像就是....】【可我不是,所以不会,哦耶。】 

【师傅,今天晚上我能不住庙里么?】【别装了,花中君子――莲花纹身图案,出去冻一夜回来和师兄弟们吹牛逼的事儿我也干过,想开点儿吧,色即是空。】 

【师傅,和尚有自杀的么?】【有,但各寺都封锁消息,佛门已是逃避现世之地,你来了还死,传出去这不显得我们不专业么?此世不乐,来世就乐么?这些人真痴。】【那来世就一定不乐么?】【嗬,跟我抬杠?那你死去吧。】【你看你,辩经嘛,小心眼儿样儿。】 

【师傅,那你相信西方极乐么?】【那都是骗施主们的。】 

【为师现赐你法号澈丹,取清清澈澈,圆润如丹之意。】【师傅,我又怎么着你了.....】【你知足吧,你师兄�丹都没说啥。】 

【师傅,你法名为什么叫空舟?】【大方丈说我度不了人,也难自度,所以赐名空舟,由我自横。】【那我还跟着你干嘛....】【你执念太重,跟着谁也到不了彼岸,不如索性和我负负得正。】【为什么啊?】【你看,你总问为什么。】 

【师傅,其实我应该叫你师父才对吧?】【没事儿,输入法怎么默认的就怎么叫吧,随缘。】 

【师父,你师父是谁?】【大方丈。】【他的呢?】【他师父就是咱庙的创始人,据说当年是混的,后来路上捡了本儿经,就拉了一票弟兄,占山为王,广结善缘,干起了这普度众生的勾当。】【咱庙还有这背景?】【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们还没被少林吞并?】 

【师父,小北和她娘为什么不住庙里啊?】【大方丈怕影响不好。】【那我师娘为什么就能住庙里?】【我一个出家人,还在乎什么影响。】 

【一切如梦幻泡面,有蒜就蒜,没蒜就算,观自在,望远山,一切有为法,当做如是观】【师父,我爱吃米饭。】【.....好了,今天的早餐,啊不,早课就上到这里吧。】 

【撤丹,听说你偷鸡被人撞见了?大白天就去偷鸡,你可真有创意。】【师父,没事儿,我说我是少林的。】【嗯,好孩子,鸡呢?赶紧给你师娘送去,出家人不能杀生。】【再说咱也不会炖啊。】【阿弥陀佛,这孩子,真可爱。】 

【师父,人家别的寺都叫方丈,为什么咱们得叫大方丈?】【这不显得咱大气么。】【那我以后就管你叫大师父吧?】【嗬,你在这儿等着我呢!】 

都看的很明白,都活得很不明白――――空舟禅师与诸君共勉。 

【师父,咱庙为什么叫遗寺啊?】【说来话长。本来叫义寺,就大方丈那黑社会师父取的,后来他死了,大方丈说这名儿太不禅了,就叫了疑寺。谁知那年起了瘟疫,正该是香火旺的时候,结果百姓都不来咱庙,就改成遗寺了。还有人提议叫逸寺,让大方丈否了,他说,蒙谁啊,你真那么逸还出什么家?】 

【小和尚,你到底喜欢我吗?】【喜欢】【出家人不打诳语?】【出家人连肉都不吃连姑娘都不泡,他们的话你也敢信?我师父说,出家人的话都是诳语。小北,这话不是出家人说的,这是我说的,我喜欢你。】 

【师父,今天怎么哪儿哪儿都这么黑啊?】【澈丹,我们佛门中人,不要学人家针砭时弊。晨鸡报晓,昏鸦鼓噪,都在红尘里闹,你以为黑白的红尘就不是红尘了?活着的人就不是死人了?唉,去叫你师娘吃饭。】 

【师父,其实那迷魂经你没给师娘念过吧?】【你怎么知道?】【我昨天听见师娘让你跪搓衣板儿来着】【...那是我们夫妻间的小游戏】【你怎么不念啊,念了师娘不就全听你的了么?】【这些伪科学的东西怎么能信,再说,她要是全听我的了,我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。】 

【师父】【嗯?】【那你为什么让我给小北念迷魂经?】【反正你也追不上人家,死经当活经念呗。万一成功了,证了这经,那得造福多少比丘僧啊,你这可是大功德。】【师父,要不是打不过你我就跟你拼了】 

【师父啊,可是爱情本身不就是伪科学吗?】【谁说不是了,你看这些香客,求签,问八字,配星座,凡俗中人,贪恋的不就是这些个伪科学吗?他们要是都科学了我佛就没饭吃了。】 

【师父,那什么是科学?】【这孩子,我要懂我还跟这儿呆着?闹什么闹。不过据说大方丈是懂的,他说,科学就是一花一世界,就是无限的轮回无限的远,就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东西,就是比伪科学还伪科学的东西。咱们还是别想这个了,省得一不小心再真给顿悟了。】 

【师父,好大风雨。】【澈丹,少做感慨。】 

【师父,澈丹公然追求大方丈之女,枉顾清规戒律,破坏寺内安定团结,请师父予以管教。】【行了吧,看你们这没出息的样儿,还学会给人扣大帽子了?还学会正义凛然了?还有没有一点儿出家人的样子!】 

【澈丹,和师兄弟们打架了?】【是。】【所为何事?】【他们说我不应该追小北,其实他们是嫉妒。】【嗯,既已看破是嫉妒,又何必跟他们争呢?】【我没争,他们争。】【唉,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你真的没争么?你还是执念太重啊。算了,来,为师传你一套女子防身术,省得你老吃亏。】 

【师父,我从小就在庙里,我的亲爹亲娘呢?】【你怎么问这么俗套的问题?难道为师要告诉你我其实就是你爹吗?】【师父,咱们出家人,可不许玩儿伦理哏。】【你还跟我玩儿八点档狗血剧呢。】 

【师父,你说大方丈知道我和小北的事儿吗?】【大方丈什么不知道。】【那他怎么不管?难道他看我还行?】【别臭美了,大方丈那是对自己的女儿有信心。】 

【澈丹,此番云游,有何感想?那儿好玩儿么?】【师父,你竟然也会问这种问题,用你的话说,这红尘里哪有什么好玩儿不好玩儿。】【唉,主要是你师娘想把蜜月补上。】 

【师父,寺里好安静啊。】【那你还说什么话。】 

【师父,我心里乱。】【去墙根蹭蹭去,没看我这儿入定呐嘛,别烦我。】【师父,你干嘛要入定?】【我心里乱。】 

【空舟!你那徒弟,叫什么撤丹的,怎么老不见影儿,是不是出去云游了?怎么也不跟我爹请假!好放肆!】【哈哈哈,小北,你动凡心了。】 

【师父,你说,我和小北,我是不是自作多情?】【自作虽苦,但看你这个贱兮兮很享受的样子,多情想必是快乐的,你还抱怨什么?】【别跟我打哈哈,我知道今天小北来找过我,她说什么了?】【别问,万一不是好话呢?】 

【小北,我觉得少林的素菜做的还不错啊,我请你去吃好么?】【不吃,就爱吃肉。】【小北,我觉得十里坡那个戏班子的青衣唱的还可以,我请你去听好么?】【不听,没我嗓子好。】【小北,你生我气了?】【不生.....哎?生!】 

【完了,小北,我们有分歧了,肯定是我错了,我决定听你的!】【真的?】【真的】【那我可唱了】【..........】 

【小北,你唱的真好,能教教我么?】【得了吧,你念经都跑调。】 

佛法不二,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,佛不分是非,不分喜悲,佛见有缘的教他度化,见无缘的教他轮回。后来佛见你了,佛二了,佛更不分是非了,你是便喜,你非便悲,从此你就是佛法了,佛不普度众生了,佛颓了,佛被你普度了,但是佛欢喜了。――――空舟禅师当年的情书,引来给你。 

【澈丹,为师是为了让你哄小北才给你看我的情书,你自己用心研究就好了,干嘛到处嚷嚷啊?】【师父,你还挺不好意思。】【不是,那当年不是给你师娘写的.....】【我说你怎么有点儿肿.....】 

我师父和师娘早睡了,我师兄和师弟们也睡了,小北,你也已经睡了吧?我和想你也该睡了。 

【师父,你好久没给我讲经了。】【你不是最烦听经么?】【我觉得将来要和小北生活在一起,还是得有一技傍身,你看,你不就是靠经念得好才能留住师娘,才能做得禅师的吗?】【这孩子,这话别跟别人说,来,为师给你讲一段儿楞严,这活我熟。】 

【澈丹啊,念经只是基本功,做好和尚还得会解签,趋妖,看风水,做慈善,心理辅导,编造彼岸,装看得开,装悲天悯人,装笑口常开。佛法无涯,你慢慢学吧。】【师父,做和尚好难,要不咱们出家吧?】 

【这诸般经义,确实是安身立命之技,练到能随口占偈,指点迷津,越指越迷也就行了。但我就怕你动机太纯,一心执念,将来小北转身一走,水打飘萍,你别真的陷进经里,那就神佛难救了。】【没事儿,小北走我就跟着呗。】【得,这就已经没救了。】 

【澈丹,你喝酒了?】【嗯。】【啤的白的?】【要不我吐出来你尝尝?】 

【傻孩子,能吐出来的就不是酒了。】 【师父,你说我是不醉了?】【这你得问小北。】 【小北不理我。】【嗯,你没醉。】 

【师父,这次中原辩经大会咱庙派得你去吧?】【不是,当然是派你空响师叔。】【他?他念经还不如我呢吧?】【但他嗓门儿大啊,大会上好几百和尚,辩到最后,还能喊出来不破音儿的就算胜利。】 

【师父,我能跟去么?】【想见见世面?】【嗯】【算了吧,年年辩经大会都得打伤几个和尚,庙里今年派你空手道,啊不,空道师叔陪同保护。咳,上回要不是少林不要脸竟然带了家伙去,咱庙去年就是第一了,他们哪是空道的对手。】 

【咱庙得过第一么?】【建寺第一年,大方丈的师父为了闯名头想了个狠招,辩经当天故意迟到,待群僧辩至酣处,一脚踢碎大门,注意,是踢碎,立在大厅就喊了一句:大音希声。那帮和尚都傻了,没傻的看着那一地木头渣儿也都装傻了,第一就是咱的了。】 

【这招好,再用啊。】【别提了,后来确实有人模仿,同样动作,喊完正等鼓掌呢,那评委老和尚气得哆哆嗦嗦地骂,你们这行为艺术还有完没了?踢坏门不赔也就算了,还老拿《道德经》里的词儿冒充佛法,以后我们还能跟道士见面儿么!给我滚出去!】【哈哈哈这倒霉蛋是谁啊。】【咱们大方丈。】 

【大方丈还干过这事儿?】【谁没年轻过啊,回来痛定思痛,觉得脚疼不如嗓子疼,辩经还得拼硬功夫,就苦练声乐了。小北唱歌儿好听吧?遗传他爹的。你空响师叔就是那会儿进的庙,学的就是这本事。】 

【那大方丈后来还去辩过经么?】【去过几次再也不去了,自从他有了小北,就成了现在这副大彻大悟的样子,还给自己改了法名,叫南无,翻译过来好像就是皈依的意思。】 

【那大方站以前叫什么?】【南子,他那黑社会师父给起的,说是听着霸气。后来大方丈才知道他看过《论语》,起这名儿其实是糟践大方丈长的不够霸气。】【哈哈哈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】 

【师父,我怎么每次午觉醒来都觉着头沉啊?】【你执念太重。】【那怎么办啊。】【....以后就别午睡了吧。】 

【师父,咱们和尚又不干正经事,怎么还那么多人能当和尚啊。】【本朝尊佛,会念个阿弥陀佛就饿不死。再说,干正经事的人总要把钱花在这些不正经的事上,都是应运而生,你不用过意不去。】 

【那万一哪天本朝不尊佛了呢?】【出家人,不要学人家深谋远虑,深谋远虑,最后都净剩下虑了。当一日和尚撞一日钟,到时候实在不行咱就转型当道士呗,不就买个假发套的事儿嘛,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。】 

【师娘!快快,小北让我陪她去逛街,快给我找件儿干净好看的僧衣。】【傻孩子,这大热天儿,你还得拿那么多东西,穿什么僧衣啊,你师父上次陪我逛街就是臭美,还拿了禅杖,回来就中暑了。】【师父...】【澈丹,锻炼身体,磨砺耐性,也算修行,去吧去吧,唉,中午多吃点儿饭啊。】 

【师父,空响师叔回来了?怎么没见空道师叔?】【空响连辩三天三夜,直至群僧哑口无言,就听他一人儿喊了,当然第一。但是少林的辩手不服气,哑着嗓子指你空道师叔的头发,意思留发的不是佛门弟子,一大厅的哑巴和尚都盯着空道呜呜喊,空道顾全大局,当场剃度。回来就一直躲屋里哭,不见人】 

【对啊,空道师叔为什么能留头发?】【说来话长,空道是从日本偷渡来我中原求佛法的,结果这个笨蛋还赶时髦信儒家,身体发肤不损,这不倒霉催的么,哪个庙都不要他。大方丈看他一身武艺,地铁里人才辈出啊,性情朴质,就留下了,顺便学日语。】【大方丈还会日语?】【哈依。】 

【不行了,你空道师叔是咽不下这口气了,为师得跟他去趟少林。】【好!讨回公道!】【小点儿声,喊什么,讨什么公道,哪来那么多公道,佛门中人,不可争强好胜,能不声不响的给那个输了不服气的孙子来一闷棍就好。】 

【师娘,我师父呢?】【闭关七日,潜心佛法。】【那我修行怎么办?】【我教你呗。】【你?】【怎么着?不就普度众生那套嘛,别说普度众生了,大彻大悟咱也会啊。】 

【师娘,你还是教我点儿正经的吧,怎么才能讨姑娘喜欢啊?怎么才能让小北待见我?】【讨姑娘喜欢的道理我可以教你很多,但这就像你师父教你的那些大道理一样,具体到人和事上,道理都是没有用的。小北是一劫,凡是劫,都要自己去度。】【咳,我也不知道要你们两口子干嘛用。】 

【师父,你怎么出关了?悟道了么?】【没有。】【那你怎么六天就出关了,不是要闭关七日吗?】【六天不悟,七天就能悟么?意思意思得了。】 

【澈丹啊,你应该也闭闭关,减肥,美白,增加忧郁感和神秘感,还能变得沉默少言。哎呀,这么一说,真该让你师娘也闭闭关。】【你敢跟师娘说么?】【不敢。】 

【师父,小北彻底不理我了,怎么办啊。】【你问我我问谁。】【那那些施主有了烦恼,怎么都来问你。】【那不是问我,是问我佛。】【那我也问我佛。】【问我佛是要收费的。】 

【师父,今儿是佛诞日啊。】【那你孵去吧。】 

【师父,你这大不敬,今天是佛祖诞辰,佛祖生日!】【嗯。】【你嗯什么啊,咱们不表示表示?】【你跟佛祖熟吗?佛祖用的着你表示吗?为师过生日你表示了吗?师娘过生日你表示了吗?你们啊,就整这些虚的来劲。】 

小北,今天天气晴好,但过一会儿可能会下雨,我现在在想你,但过一会儿可能会更想。我师父说,世上其实并没有比天气更难测的东西。我觉得他说的对,他总是说的对,小北,不管下不下雨,过一会儿我都会更想你。 

【师父,刚那洋人来干嘛的?】【来传教的,说让咱们别信佛祖了,信耶稣,真可爱,好像咱们本来信佛祖似的。】 

【怎么不让人家进来啊?】【你can speak English 吗?为师也就是勉强能听懂,大方丈倒是会说,但是这些传教士都一根筋,你大方丈懒得费工夫开悟他,打他又不合适,就撵走了。】 

【不是一根筋吗?怎么能撵走?】【大方丈说,我中原大乘正宗佛法皆出自少林,少林如若改信耶稣,我等小庙没有不信之理。那洋人一听有道理,就去少林了。】【大方丈这是借刀杀人吗?】【呦,你还看上兵法了?心里明白就得了。】 

【空舟!你们遗寺太过分了,这传教的打也打不得,劝又劝不走,弄我们少林来让我们如何是好?】【阿弥陀佛,吵吵什么,你们不是爱接待外宾吗?拿出中原第一大寺的排场来,好生款待他,说不准哪天被感化了,就回西洋替我们传佛法了。】 

【师父,最近咱怎么不做早课净跑步啊?】【出家人,太胖不合适,影响信誉。保持身材,眼神空灵,头顶锃亮,僧袍整洁,国家部门举报电话大全!!!【以备急用】,都算职业道德。】 

【师父,今日山上好大雾啊,望不出去。】【没雾你就能望出去吗?瞎望什么,留神脚下。】 

【师父,昨夜雷声好大啊。】【嗯,也不光是雷,你空响师叔跟丫对着喊来着。】【喊什么啊?】【“你小点儿声!你小点儿声!”大概就这句吧。】 

【后来雨停了,雷歇了,你空响师叔就笑了,说了句阿弥陀都服,你不服?哦耶了一下儿,就睡了。】【我说他今儿怎么看谁都笑,得意洋洋的。】【那是嗓子喊哑了,要不早显摆上了。】 

【澈丹啊,你这心里老挂着小北,已成执迷不悟之势,长此以往,怕是影响修行。】【那怎么办啊?】【你还是得找小北求解脱。】【.....我要这么求,她非打死我。】 

【师父,空言道何以弘道?我得跟空道师叔学学空手道。】【嗯,这上联儿不错,你自己能对出下联儿来我就让你去学。】【靠!】 

【靠什么靠,你空道师叔倾心儒学,虽是武艺超群,但一身文人毛病,就爱对个对子,你早晚都得学】【佛理实相中,本来一切空, 无生无死无去无来,哪有个相对?师父,你竟然让我学这等有悖佛理的小技。】【哪儿那么些废话,让你学你就学,过年写写春联儿也能挣点儿零花钱】 

阅读本文的人还感兴趣

7月19号代做客户帐单

淡定人生不寂寞:

[转]大家千万注意安全!

儿童谜语大全(家有小孩,快来转载)

拥有146名情妇的贪官徐其耀给儿子信里说的大

外省人看湖南人

美国研讨称男性服用伟哥更易沾染艾滋病

新生报到缘何总有“亲友团”护送(图)

北京600分以上高考生5107人 录取线比去

倾斜的伞

上海春季高考招生规划人数连年缩水(图)

女大学生凭两块钱进外企

最新考察发明女性比男性更善于为人指路

高考生轻松迎考 家长比孩子更缓和

2010年上海“高考房”报价普涨两成

湖北09艺术本科(二)录取院校第一意愿投